首页 - 实操经验 > 个案:走出校门步履维艰!

个案:走出校门步履维艰!

发布于:2021-11-05 作者:起源心理 阅读:110
欢迎访问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我室的咨询电话/微信189-4030-0372

如果有需要不要犹豫,可以随时联系我

来源: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案例评估和分析、案例4,万千心理

整理:李海涛

走出校门步履维

一、来访者基本信息:

D,女性,30岁,政府机关单位行政人员,未婚。硕士毕业。独自来诊、身材娇小,素颜,衣着较朴实。谈吐略显拘谨,有礼貌,语速快,喜欢皱眉。

工作五年来,长期情绪压抑,对自己的工作成就不满意,觉得自己在单位里不受领导重视,同事排挤自己,晋升无望。最近两年来,与男朋友的关系分分合合,始终无法决定要不要结婚,内心很矛盾。身体容易疲劳,感觉困倦,打不起精神。

二、主诉:

我是一个信奉“人必须要努力才能有出息”的人。从小我就没觉得自己有多聪明,但是我很努力,所以小学、中学成绩一直都很好,老师也比较喜欢我。高考的时候,我没考好,去了一所很普通的大学。看到以前的同学都去了更好的大学读书,我很难过,暗暗发誓要超过他们。大学毕业后,我进了一家公司当文秘,就是那种简单重复的事务性工作。我很不喜欢那个工作,跟我理想的未来差距太大。于是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决定辞职,复习考研,我不甘心就这样默默无闻过一辈子。幸运的是,第二年我考上了。研究生期间还算比较顺利,导师对我的学习和科研能力都很认可。快毕业的时候,我爸爸对我说,找工作还是公务员或事业单位比较稳定,待遇又好,让我去考公务员。后来我考公务员,成绩优异,就被录用到现在的单位,在办公室负责行政工作。

原以为找到理想的工作,以后就能过上我向往的幸福生活了。但是现实并不是这样的。上班没多久,我就发现办公室里的人际关系很复杂,同事好像很喜欢打探别人的事情。我干活的时候,有一个女同事经常来找我说话,顺便打听别人的情况,还问我她不在的时候领导有没有说重要的事情。有时候这个女同事还会把本该她干的工作叫我干我心里不舒服,但是又不好拒绝。有一次她又把一个工作交代给我,我做了,但是交上去之后领导(注:男性,年龄较大)不满意,还把我叫去批评了一番。我心里好委屈,却不敢为自己辩解,因为我爸爸经常对我说,领导总是对的,不能跟领导顶嘴。这样,渐渐地,因为我比较好说话,我就好像成为办公室里的打杂的,他们有不爱干的活就经常派给我,事后又到领导面前去邀功,反而我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我的同事,有的确实比我能力强,工作很出色,有的则善于搞关系,得到领导另眼相看,他们就经常有出去开会或学习的机会,业务上进步就很大,还有获奖的。再看我自己,每天做那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杂事,累不说还没学到本事,以后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发展。有一次我去跟领导申请,想参加一个专业考证培训的项目,结果被领导教育我要安心本职工作,还对我说如果年终考核业绩不好,会影响续聘。我那天回家后心里很害怕,我担心如果领导对我的工作表现不满意,他会不会不要我了。后来每次看见领导我都挺紧张的,也不敢跟他提要出去学习的要求了你看我现在,工作也有好几年了,一点变化也没有,看别人升职,我却没什么希望,上班还这么累,还被人欺负,心情真的好郁闷啊。最近身体感觉很乏,不想起床,老睡不够,黑眼圈这么明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去看过中医,也没查出有大毛病,医生就说让我吃药调理。

其实工作的事还不是最烦的。我毕业之后,爸妈就开始关心我的婚姻大事,经常问我有没有对象。我上学的时候,心思都在学习上,虽然也有男生对我有好感,我都没太放心上,一直没有正式谈过恋爱。我其实知道自己的外貌条件很一般,从没主动追求过男生。工作后,也有热心人给我介绍对象,我去见过,都没感觉。后来,在我们办公楼附近我经常去吃饭的地方,我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他跟着一个公司老板当助理,收入一般,老板倒是挺器重他的,很多事情都交给他去办。我也说不清楚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反正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他很关心我,经常给我做好吃的,带我出去玩,接送我上下班。他很幽默,喜欢说笑话,总劝我不要老想工作的事,开心一点。有男朋友之后,生活就变得有意思了,我觉得我其实蛮依赖他的。

我爸妈知道我交男朋友的情况后,反应并不积极。我想主要是我爸,他看不上我男朋友,觉得他工作不稳定,收入也不高,怕我跟着他会吃苦。开始我想,我们就这样交往着,也许时间长了,我爸妈慢慢地会接受我男朋友的。现在看来,我当初的想法太乐观了吧!我爸到现在也没有接受我男朋友,也不同意我们结婚。男朋友第一次去我们家我爸就没给好脸色,明摆着不喜欢他。当得知男朋友租房子住,没有买房时,他就不同意我跟他交往。过了一段时间,见我爸的态度没有改变,男朋友就提出来分手,我同意了。这是我第一次尝到失恋的滋味,真是太痛苦了,痛苦到麻木,每天什么都不想干。这样过了两个月,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跟男朋友复合了。男朋友跟我说,“你要跟我好,就不能什么都听你爸的。”可是我做不到。如果我公然反抗我爸,他得多伤心啊!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我不能对不起他们。为了让父母能接受我男朋友,我逼着男朋友换工作,想让他找更赚钱的工作。我大学同学有事业干得不错的、开公司的,我就有意无意地让男朋友跟他们多接触,希望他也能多用心,事业上有自己的长远规划。可是我最生气的是,男朋友对这些并不是很上心,他好像没什么事业心,觉得有个工作干着,赚的钱够花,就可以了。他这种得过且过的心态,让我心里很不踏实,也下不了决心跟他结婚。平时我俩在一起相处时,也有一些生活方式和观念上的冲突。比如他喜欢买便宜东西,喜欢跟朋友去酒吧,还贪玩,这些我都很不认可,我觉得酒吧那种地方不是正经人该去的,有空为什么不去做兼职赚点钱,跟那些哥们出去玩纯属浪费精力。为这些小事我们也经常争吵,双方都不愿意妥协。这样又拉拉扯扯了半年多,我问男朋友我们怎么办,他说让我从家里搬出来,我们结婚。我没法答应他,我这么做,爸妈会伤心的,再说,如果没有父母的支持,我就这样孤身一人跟他去生活,我还真有点怕。我怕未来婚姻里发生什么事,我一个人应付不了。我多希望有一个被父母祝福的婚姻,而不是这样两头为难。看我的同事、中学和大学的同学,人家事业和家庭都比我好,我怎么就这么失败,事业没前途,男朋友没出息,还让爸妈为我操心!我真的走投无路了,不知道还要怎么走下去。

三、家庭状况及成长经历

我的家庭非常普通,父亲是小学教师,母亲是家庭妇女。听我奶奶说,我原来还应该有一个弟弟的。奶奶说,我妈生下我,身体很弱,奶水不足,爷爷奶奶就主要负责照顾我,好让我妈调理身体。我小时候的印象,奶奶对我这个孙女并不是很满足,应该是想再要个孙子的吧。但她说,我妈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后来第二次怀孕就小产了,她坚信那是一个男孩。后来我妈就一直身体不好,好像也没有再怀孕。

我爸自己就是老师,所以从小对我的学习管得特别紧。我记忆中自己小时候还挺淘气的,贪玩,经常在外面玩的时候被我爸爸叫回家去写作业。爸爸总是教育我,“你要是不努力,成绩差,以后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后来,好像我就不怎么出去玩了,一心一意学习。我爸妈是那种对自己很苛刻、对外人很宽厚的好人,别人只要是帮过我们家忙的,他们总是想方设法地回报人家。如果我在外面跟小朋友闹矛盾了、发生冲突了,不管我是否有理,回家我爸总是说肯定是我不对,要我去小朋友家跟他们家长认错。我妈没工作,身体也不好,家里主要是我爸说了算。我妈心地善良,也没什么主见,有时受家里长辈的气她也不敢吭声,经常一个人默默地流泪。我很心疼我妈,可又觉得她窝囊,反正有事不找她,她自己还顾不过来呢。如果我爸不在家,我就觉得心里不踏实,盼他赶紧回家。有一次我爸出差,就剩我和我妈在家,偏巧遇上刮台风,那天夜里狂风暴雨,把我和妈妈吓坏了,我俩整夜都不敢睡觉。一直到现在,我的胆子也很小,买东西我也不会跟人讨价还价,特别怕那种看上去粗鲁、不讲理的人。

我这种谨小慎微、不敢面对冲突的性格在工作中也带来不好的影响。去年我们办公室搬家,新办公室需要购置办公桌书柜、沙发等家具,这些行政的事情都归我负责。我买了一个书柜,送来时才发现高度不合适,商家非说是我提供的尺寸不对,不肯换货。我跟他们交涉了好长时间,始终无法解决。那阵子我每每想到要给商家打电话心里就战战兢兢,得下好大决心才拿起电话。因为事情处理得太慢,领导还催我了,最后还是我男朋友出马教训了他们,他们才来换了合适的柜子,那件事情我挺佩服我男朋友的。我都工作了,我爸还是不放心,觉得我太幼稚,不会处理人际关系。我下班回家,他老要打听我工作的情况,帮我分析哪些事情做得不妥当,还教我怎么跟领导说话,有时真觉得他好烦啊。我如果出差,我爸就更不放心了,他要求我每天必须给他打电话报平安。有次出差时跟同房间的伙伴一起上街,玩得太开心了,没听见电话响,后来发现手机上有七八个未接电话,都是我爸打来的。后来我给他回电话,他把我一通批,那个紧张劲儿,好像我出门随时会有危险似的。我也知道爸爸妈妈是真关心我但是跟他们在一起,有时会感觉透不过气来。我也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又胆小,不敢自己做决定。现在我就处在这种两难境地里。

四、心理动力学个案概念化

1.描述

(1)问题

D在参加工作五年后,依然不能很好地适应当前的工作环境。她不甘心一直从事平凡琐碎的行政事务,希望在专业上有所发展,但机会非常受限。D的人际关系也不如意,觉得自己在单位里不受领导重视,同事排挤自己,晋升无望。

D与男朋友交往两年,因父母不满意男方,两人的关系分分合合,始终无法决定要不要结婚,内心很矛盾。

事业、感情双重挫折使D疲于应付,心情压抑,经常感觉疲劳,打不起精神。

(2)模式

自我

D在专业学习上对自己的能力有充分的自信,在高考和考研受挫时有较强的自我调节能力。离开学校生活后,在更加复杂的社会环境中,D表现出多方面的自尊调节困难,当受到领导批评和同事排挤时,她很容易焦虑,并有明显的自我贬低倾向。在处理恋爱和结婚问题时,D显得特别没有主见,犹豫不决,充满矛盾心理。

人际关系

D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表现出缺乏信任和安全感,担心被忽视,害怕受到他人侵犯。D倾向于用分裂的思维方式看待他人,不能接受男朋友身上她不喜欢的部分特质,也看不到她所讨厌的同事可能拥有的积极品质,这种不能设身处地从他人角度考虑问题的能力缺陷阻碍了她在工作后建立并维持令人满意的人际关系。D与家人和男朋友有着过于亲密和互相依赖的关系,而与其他人的关系则显得比较疏远。

适应

D以往在学习和考试的压力情境中,惯常用个人努力和坚持来应对困难挫折,其适应效果是比较积极的。当面临职业发展和人际关系压力时,D倾向于采取偏于消极的防御机制,如投射、合理化、躯体化、退行等。D在管理自己的消极情绪时存在明显困难,无法从焦虑、抑郁的情绪中摆脱出来。

认知

D的学习和认知能力是比较好的,能够完成本科、研究生阶段的学习任务,并得到导师的认可,后来顺利通过公务员考试。在日常工作中,D的认知水平也足以胜任工作要求。在人际关系和情感方面,D的自我反省显得不足,而且心理化水平低,无法理解和接纳他人与自己不同的地方。

工作和娱乐

D十分重视自己的工作和职业发展,在工作上非常努力,也得到领导的肯定。在娱乐和放松方面,D显得不是那么积极主动和有创造性,除了读书,其他兴趣爱好很少,她甚至会干预男朋友的某些娱乐活动(比如去酒吧)

(3)对问题描述的总结

D在学习和工作方面适应得不错,她最大的问题是人际关系中缺乏安全感,自尊脆弱,倾向于自我贬低和行动退缩,情绪调节比较困难,而且因依赖父母而严重影响自己的恋爱关系。

2、回顾

(1)基因和胎儿期发展

从已收集的资料推测,D的母亲可能有抑郁倾向,父亲有焦虑气质,因此D有一定的焦虑抑郁气质的基因基础。D是足月出生的,未报告有任何胎儿期器质性疾病或药物不当使用。在D的记忆中,奶奶经常说起抚养她这个孙女有多么辛苦,晚上总是哭、需要抱着才能哄睡着,似乎是一个比较敏感、易紧张的婴儿。

(2)婴儿期(0—3岁)

出生后,D的母亲奶水不足,那时候家处农村,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推测D在婴儿期的身体发育可能不是那么理想。这导致D成年后对自己的躯体健康存在担忧,尤其在压力下容易出现躯体化症状。

为了让儿媳尽快恢复身体好再度生育,D的爷爷奶奶负责照顾孙女。奶奶很想要个孙子,对D不太满意,与D母亲的关系也有一些紧张,所以D需要在妈妈和奶奶之间平衡情感。D的父亲工作忙无暇顾及家里的事情,母亲生性懦弱,在与长辈发生冲突时只能忍气吞声,加上二胎小产后身体一直不好,长期郁郁寡欢。D的教育主要由父亲负责她在心理上非常依赖父亲,母亲能提供的庇护和情感支持是比较弱的。

(3)幼儿期(3—6岁)

D上幼儿园的时候,喜欢蹦蹦跳跳,还有些许淘气,也难免跟小朋友发生一些小冲突。D的父亲对她管教严厉,要求她必须在家安安静静地学习,不能出去乱跑,更不能与人发生冲突。每当与小朋友发生冲突时,父亲总是不问缘由地责怪D,还逼D向他人道歉。后来D就顺从了父亲,变得内向安静,而且人际交往中尽量避免冲突,宁可吃亏也不能被人议论。D与父亲的关系比与母亲的关系更紧密,父亲不在家时D会感到紧张不安,母亲也十分依赖其丈夫,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父亲做主。

(4)童年期(6—12岁)

D上小学后,由于学习努力、听老师的话,深受老师们喜爱,还当了班干部。三年级时,班上有几个学习不好经常不守纪律的同学,对D怀有嫉恨,就故意给她起外号,还鼓动其他同学孤立D当时D感到十分害怕,但又不敢告诉父亲,怕父亲责骂自己,那段时间的经历D一直到现在想起来时还心有余悸。

(5)青春期(13—18岁)

D的中学阶段,绝大部分精力被学习活动所吸引。随着初高中课程难度的不断增加,D需要十分努力才能继续保持成绩领先。D在青春发育期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感到自卑,从未试图主动与男生接近,对于向自己表示好感的男生,也在父亲的告诫下敬而远之,一直没有过恋爱经历。一心要通过学业优秀来证明自己价值的D偏偏在高考中失利,被一所普通高校录取,这对于D是一个十分沉重的打击,她的大学生活过得并不开心。

(6)青年期(18—25岁)

结束了四年沉闷而压抑的大学生活后,D的第一份工作也没能给她的生活带来喜悦。D为了追求自己理想的职业,第一次反抗父母的意见,毅然辞职准备考研,并在一年后顺利考上研究生,她的人生出现了希望的转折。研究生期间,D的努力学习策略继续帮助她适应了学校生活,得到导师的赞赏。研究生毕业后,面临再次的人生选择,D又服从父亲意愿,参加公务员考试,过上了平稳的职员生活。

(7)壮年期(25—现在)

工作五年期间,D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职业和情感坐标。她不满足于琐碎重复的办公室行政事务,希望在专业方向上有所进展,但遇到了现实阻碍,她不知道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才能改变工作现状。在情感方面,D对男朋友的细心关爱十分享受,但对他的经济状况颇为担忧,并对他施加压力希望他能多用心于工作和赚钱,在这点上两人存在一定分歧,其男友的成就意识不如D这样强烈。D对男友职业发展和经济能力的信心不足是这段情感无法顺利进入婚姻阶段的最大障碍,这其中D父亲的反对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因为D无法接受因自己的情感而让父母伤心,她内心充满了内疚和自责D在职业和情感方面的冲突,成年后依然在精神上高度依赖父母(尤其是父亲),表明D的心理发展尚未达到成年人的普遍水平。

(8)发展过程的总结

D具有可能的情绪敏感遗传倾向,在一个注重男性子嗣的传统三代同堂的大家庭中,由爷爷奶奶和父母共同抚育长大母亲因躯体问题和连续怀孕的压力,对D的关注有点力不从心。父亲对D的成长起到关键的影响作用。身为教师,父亲对D的学习高度关注,限制她除学习以外的大部分自发兴趣和活动,导致D一直在现实适应和自我意识方面发展滞后,对父亲十分依赖,与父亲的紧密关系直至成年后依然保持不变。

3联系

D最大的困难是面临人生挑战时,无法确立健康而全面的自我意识。她的自我认识是摇摆不定的,受生活中重要人物(父母、领导等权威)的影响十分明显。当遇到挫折时,她的自尊很容易受伤。她变得过度贬低自我价值,对自己缺乏信心,行为上以消极抵抗和退缩来防御外界的压力。

自体心理学理论认为,儿童的健康自尊的发展是由先天特性和与早期看护者的关系两方面决定的。D的母亲在婚姻生活中身心俱疲,无法准确地感受孩子的想法与情绪状态,也不能积极地对孩子进行互动和回应,使得“镜像化”功能无法完成。D的父亲是焦虑而严厉的,惯常限制孩子的自发心理活动,并打击她的自信,不分对错地惩罚孩子,使她产生深深的自责与愧疚感。D既不能通过父母的“镜像化”功能形成真实而积极的自我认识,又由于“理想化”父母的过程失败而难以感受到自我的美好与力量,她唯一能掌控的就是自己的“努力学习”。当努力学习能获取成就感、被环境认可时,她的状态是适应的、积极的、自我肯定的当努力学习也不能获得成功时,她就陷入极度自我怀疑和情绪抑郁。由于自尊的脆弱,D对批评过度敏感(如领导对她工作的评价),人际关系中容易感到被排挤和受伤害(如与同事的竞争关系),并倾向于严厉的自我惩罚(因父亲不满意她的男朋友而深感自责)和羞愧感。

无法构建健康自体感的儿童,可能会长成一个没有能力共情且容易嫉妒他人的人。他们由于过分需要保护自己脆弱的自尊而无法与他人共情,很难理解他人的需要、情感和观点,这一缺陷在成年后人际适应方面将变得更为明显,导致人际关系紧张。D在恋爱关系中,无法接受男朋友与自己在生活方式以及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强硬地要求对方按自己的标准进行改变,两人冲突不断,迟迟不能下决心缔结婚姻。

4、利用个案概念化引导治疗

本案例中,心理治疗的核心目标是帮助D发展健康的自尊,探索并接纳自己的优点与缺点,学会喜欢和信任自己,并勇敢地尝试采用更为积极主动的方式去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

为实现这一目标,治疗师需要为D提供“镜映”和“理想化”功能,以共情的方式对D的心理活动进行回应,并且还需要通过“恰到好处的挫折”帮助她修补、重建健康的自尊,以提升其现实适应能力。

案例分析与评价:自体心理学与自尊调节

自体是对自我独特身份得到认可的诉求,是一个人必要的特质,具有跨时间的稳定性,并且使个体具有独特性。自体心理学的创立者海因茨·科胡特认为,对自体的健康的爱有助于构建稳定的自尊并能产生出智慧,使我们能够接纳自己的局限性,包括人生必然到来的死亡。

婴儿的早期心理体验中,对于来自养育者积极认可的需要—被关心被注意、被呵护以及被欣赏的需要,对健康自尊的发展至关重要。一个善于共情的养育者能够准确地感受到儿童的想法和情感,他会向儿童表现出他可以理解儿童并以充满感情的、促进发展的适当方式来回应儿童,这被称作“镜像化”。如果一个孩子足够幸运,能从养育者那里得到共情、接纳和支持,就能发展出对自我的肯定和接纳。在此基础上,自体的发展可以继续进行,儿童将夸大性自体的需求——最初的完美和全能感一投射到父母身上,这个过程形成了“理想化”父母的影像。父母应允许孩子将自己理想化,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让儿童感受到挫折,因为夸大的自体需求会遭遇现实的制约,但这种挫折要控制在儿童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这样,儿童就能逐渐学会通过现实体验修正其夸大的需求,发展成健康的自我欣赏和抱负心。

在理解有关自尊的问题时,自体心理学的理论将会十分有效。儿童在生命早期如果不能获得养育者对其能力的认可(镜像化),将导致成年后不切实际地低估自己的能力,且难以拥有良好的自我感受。他们被低成就感和人际关系困难所困扰,对批评过度敏感,人际交往中容易感到被侮辱和被伤害,他们也经常倾向于因自己的行为不被他人赞赏(或接纳)而感到特别羞愧。本案例中,来访者表现出明显的低自尊和自尊调节困难,同时伴有抑郁情绪和行为退缩。在来访者的成长过程中,自顾不暇的母亲很难给予她足够的“共情式回应”,而过于严厉的父亲又阻止了她积极、全面、客观的自我意识的形成。当成绩好表现优秀时,来访者就相信自己是好的、被接纳的,当遭遇生活挫折时,她就陷入极度的自我贬低和自卑感,也就是说,她的自尊是极为脆弱的。她不能够恰当地评价自我的优势,也不相信自己具有改变的能力,自然也缺乏行动的勇气,这使得她的现实境况愈发艰难。咨询师从自体心理学的角度构建个案概念化,准确地把握了来访者的问题核心,并有助于制订治疗的切入点和干预策略。从自体心理学角度进行治疗,共情式回应

是最核心的技术。治疗师充当来访者的“自体客体”,为她提供镜映,允许她信任自己、将自己理想化,并帮助她继续完成一度停滞的自体发展。


发表评论

心理咨询

电话咨询
精神科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