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知识 >俄狄浦斯情结:精神分析最关键的概念笔记(完整版)

俄狄浦斯情结:精神分析最关键的概念笔记(完整版)

发布于:2023-05-23作者:起源心理阅读:3473

欢迎访问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

我室电话/微信:189-4030-0372

如果有需要不要犹豫,可以随时联系我

俄狄浦斯情结精神分析最关键的概念笔记

作者:李海涛


警告:本书部分内容会对公众造成不适,如果不适请停止阅读。

 

本书我通读了至少三遍,每章节至少单独刷了两遍,重新整理了这个笔记,并查阅了相关资料,主要是搜集中文版的相关书籍,重新整理的笔记,希望大家喜欢,由于水平有限,笔记中肯定有不足的地方,欢迎大家指正,我的邮箱qy1879@qq.com。

词典

1、俄狄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又称伊底帕斯情结、恋母情结等,原义指男孩亲母反父的复合情绪。后统指幼儿对异性父母的依恋、亲近,而对同性父母的嫉妒和仇恨等复合情绪

2、客体(object):又称对象,最早由弗洛伊德创造的专业名词,指的是有特别意义的人或事物,这件事物(或这个人),是另一个人的感情或内驱力的客体或目标。

3、歇斯底里:也称歇斯底里症、癔病、癔症、现代称分离转换性障碍,主要表现有分离症状和转换症状两种。分离,是指对过去经历与当今环境和自我身份的认知完全或部分不相符合。转换,是指精神刺激引起的情绪反应,接着出现躯体症状,一旦躯体症状出现,情绪反应便褪色或消失,这时的躯体症状便叫做转换症状,转换症状的确诊必须排除器质性病变。

4、他者

(1)他者,是西方后殖民理论中常见的一个术语,在后殖民的理论中,西方人往往被称为主体性的“自我”,殖民地的人民则被称为“殖民地的他者”,或直接称为“他者”。“他者”(the other)和“自我”(Self)是一对相对的概念,西方人将“自我”以外的非西方的世界视为“他者”,将两者截然对立起来。所以,“他者”的概念实际上潜含着西方中心的意识形态。宽泛地说,他者就是一个与主体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参照。通过选择和确立他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更好地确定和认识自我,但其中隐含的自我中心主义有着严重的缺陷或弊端,一个主体若没有他者的对比对照将完全不能认识和确定自我。在后殖民主义研究的一系列概念和范畴中的一个最具特色并作为中心范畴的是“本土”(native)与“他者”(the other)以及这二者之间的关系问题。本土和他者是相对的,它会随着参照物的不同而改变。

(2)在拉康的著作中,他者(Autre)可能是最为复杂的一个概念。1955年,拉康在他人(other)和他者(Other)之间作了区别,这个区别在他后来的思想中一直存在,并越来越重要。他人并非现实的他人,而是自我的一个影像或者投影。他既是那个相似者,同时也是那个镜像,所以他人完全处于想象秩序中。他者表示根本的另我性(alterity),这种另我性超越了想象界的虚幻的他人性,因为它并不能够通过认同而同化。拉康将这种根本的另我性与语言和法律等同起来,所以他者属于象征秩序。伊万斯说:“事实上,他者之所以是象征的,原因就在于它在每个人那里都被特殊化了。就根本的另我性和无法同化的独特性而言,他者既是另一个主体,也是中介了与其他主体之关系的象征秩序。”

微信公众号@诗歌“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Q5MzAxNw==&mid=2651380367&idx=3&sn=2a12c76587e722412318f6d301732882&chksm=bd7a9db98a0d14afedb73fe3acbbc72712bc50f8ed4bfd991338467c92f9a2bd3eb34a877d4b&scene=27”

(3)建议阅读:

《从 l'autre到 L,Autre谈拉康精神分析学理论中的他者概念》,王雪莲,心理研究心理学论坛,2014

5、石祖:又称阳具、菲勒斯,它是父权的象征,其图腾是一个勃起的阴茎,但“阴茎”仅代表生殖器官,“石祖”则温涵了更多精神分析拓展的意义,如“阴茎幻想”、“全能的幻想/全能感”

6、负性俄狄浦斯期:“俄狄浦斯情结”的反向状态,即儿童不讨厌同性父母并希望亲近、依恋同性父母。

7、纳西索斯情结自爱欲/自恋,纳西索斯是希腊神话中最俊美的男子人物。他爱上自己的影子,最终变成水仙花。有一天纳西索斯在水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然而却不知那就是他本人,爱慕不已、难以自拔,终于有一天他赴水求欢溺水死亡。众神出于同情,让他死后化为水仙花。

 

俄狄浦斯期相关资料

1、李鸣精神分析培训·俄狄浦斯情详解:https://www.qy1879.cn/post/365.html

2、《精神分析模型》·第七章俄狄浦斯情结

3、《弗洛伊德及其后继者》·第八章理论上的争议 性别与性欲

4、《厄勒克特拉vs俄狄浦斯》,漓江出版社出版的图书

5、《俄狄浦斯情情结新解:临床实例》,万千心理

6、论文《阅读俄狄浦斯情结》作者周华,指导老师:霍大同

开篇

作者跟随拉康学习多年,包括译者也是学习拉康理论,对于不懂拉康的我们就很尴尬,什么是“他者”,完全没有解释,还好,能通过上下文来推断,我的理解“他者”在这段中可以理解为“客体”,但肯定是不对的,或者说不完全对,所以就从百度、知网上查资料,但我越查越闹心,因为没打算学拉康理论,感兴趣的可以阅读论文自学。

本章总结了俄狄浦斯是什么

它即是真实的经历,也是我们的幻想,还是人为的概念以及神话故事,这些都是它

本书认为俄狄浦斯情结其实是一个关于“性”的故事,或者说是一个关于“快乐经历”,例如:“养育者的抚慰、拥抱;或是受到侵蚀;或是向另一个养育者炫耀等等”,当然,这些“快乐经历”并不仅仅来来自于身体,也包括欲望、幻想以及愉悦的个人事物,同时快乐也伴随着痛苦(焦虑),就像双胞胎一样

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P57)

“很早的时候,小男孩便对母亲产生了客体投注(客体投注=将力比多投注于客体身上),最初的这种投注与母亲的乳房有关,也是情感依附模式下(情感依附=对客体的爱,因为客体提供了安全感,从而依赖于它)客体选择的原型;男孩则是通过与父亲的认同来处理与他的关系。一段时间内,恋母与仿父这两种关系并行发展直到男孩对母亲的性欲望更加强烈、父亲被认为是他跟母亲关系的障碍,俄狄浦斯情结由此开始。男孩与父亲的认同带有一定的敌意色彩,并转而变成想除掉父亲,取代他在与母亲关系中的位置。因而,男孩与父亲的关系是矛盾的;似乎从一开始的认同中就带有的矛盾情感逐渐变得明显起来。对父亲的矛盾态度以及希望单独与母亲维持一种爱的客体关系构成了男孩简单的正性俄狄浦斯情结的内容。”(Freud,1923b,p.30-31)

 

心理咨询和治疗:理论与技术(P17)

肛欲期儿童与父母的权力之争开始偃旗息鼓,孩子逐渐解除了与母亲的二元关系,开始把父亲作为第三个客体,家庭关系出现三角性,男孩首次把父亲作为最感兴趣和爱的对象负性俄狄浦斯情结),男孩开始模仿母亲,被动服从,想藉此赢得父亲,如果这种潜意识的愿望未能实现,随之而起的沮丧感能唤起对父亲客体的攻击冲动,男孩在三角关系中再次靠近母亲,由此形成与父亲再度竞争抗衡正性俄狄浦斯情结);

女孩通常在肛欲期即与母亲有较大距离,将父亲视为最理想的客体,母亲则被视为其竞争对象。一方面女孩更容易直接地将力必多投注给父亲,另一方面把攻击冲动投注给母亲。......在这一阶段,孩子还会试图将父母间的亲密分开,比如晚上跑到父母床上来。女孩的这种冲突的转化有赖于此期心理的顺利发育,母女竞争也将顺利解决。之后会将父亲视为最理想的客体,如果发育顺利,使得孩子逐渐与同性父母认同,特别是与同性父母的道德观、禁忌认同,即超我的认同,俄狄浦斯情结将逐渐消退....

 

第一篇 男孩的俄狄浦斯期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精神分析最关键的概念p35

 

“我4岁。我感觉到了阴茎的兴奋 → 我拥有了石祖并且我自信有全能的力量 → 同时我渴望在性方面①占有父母、②被他们占有以及③消灭我的父亲(现实生活中很难分清楚先后顺序→我快乐地幻想着我的乱伦欲望 → 我的父亲威胁我,会通过阉割来惩罚我 → 我看到小女孩的裸体或者我母亲的裸体并且观察到她们没有阴茎 → 我还是害怕被惩罚一焦虑,我更愿意放弃这个对父母的欲望而保留我的阴茎 → 我忘记一切:欲望、幻想以及焦虑 → 我脱离了性方面的父母并把他们的道德自我化 → 我开始明白父亲是一个男人并且母亲是一个女人,渐渐地明白我属于雄性的延续 → 之后,到了青春发育期,我那些俄狄浦斯情结的幻想将会复苏,但是我的超我太严苛,在这个年龄粗暴而野蛮地反对着俄狄浦斯式幻想。在幻想和超我之间的斗争,通过对自己极端冲突的姿态在青春发育期表现出加剧的羞耻感、抑制、害怕并蔑视女性,拒绝稳固的价值观

三个乱伦欲望与三个快乐幻想

人总是喜欢寻求愉悦和满足并避免悲伤,4岁的小男孩更是如此,在男孩身上有三个基础的欲望的体现,并表现在所有男性人类身上。而三个乱伦目标是不可能达到的——通过①占有大他者的身体、②被大他者占有而获得纯粹的享乐,以及③消灭大他者获得纯粹的享乐——小男孩杜撰出一些幻想,那些让他可以愉快或者惶恐不安的幻想,但这些幻想所有的方式,都是在想象中满足他疯狂的欲望。

 

1)占有母亲的欲望支配的幻想、独霸母亲,这时孩子总是扮演积极主动的,并且他们对强迫大他者体现他的存在而感到骄傲,支配幻想是这个年龄典型的行为举止,如不知羞耻的暴露自己,捉弄父母、医生,像小丑一样,说了很多铺天盖地的话却不理解其中任何含义,甚至笨拙地模仿性爱姿势。有时,他们通过掌握的这些行为碰到父母其中某位的身体,或兄弟姐妹之中某位的身体,甚至狂热而兴奋的去拥抱更有时候加以啃咬或者苛待;

2)被父亲占有的欲望引诱的幻想,孩子施展引诱其实是为了被引诱,诱人的小男孩自己想象着被母亲、长兄,甚至亲生父亲所引诱。事实上,小男孩扮演被动的角色,完完全全地女性化,这个被动角色是成为父亲的玩物并且成为产生享乐的玩物。但是要好好地理解这一段话,如果孩子想象自己被诱惑,他不仅仅是堕落、恶毒、施虐狂父亲的一个被动的牺牲品,他同时也是一个主动的诱惑者,盼望着被引诱;孩子施展的引诱其实是为了被引诱。;

3)消灭父亲的幻想:在主动的性欲姿态中,父亲置于主体位置。我说“性方面”因为消灭大他者激发着同等的性快感而无所谓俄狄浦斯情结的哪一种幻想。婴幼儿的某个行为举止,就表达出了最好的想象,正是父亲作为对手并让他消失。而最常见的,是小男孩利用父亲的不在场。比如,外出旅行时,为了扮演“家庭主人”的角色,想要和母亲分享同一张夫妻大床。

 

三个阉割情结的焦虑幻想

快乐的幻想①要么是小男孩采取主动的性欲姿态比如咬他的母亲;②要么是小男孩采用被动的性欲姿态比如为了被引诱而引诱;③以及,要么他采用主动的性欲姿态去排斥他的父亲;

所有这些幻想都是快乐幻想,使得孩子幸福但是也同时在他们身上爆发出深深的焦虑:调皮捣蛋的小男孩害怕他的犯错之处遭到惩罚,这惩罚会毁坏了他的雄性器官——他的能力、骄傲以及快乐的象征符号。这个幻想,是对于他被处罚时,他的石祖受到损坏的幻想。这个幻想叫做“阉割情结焦虑”。请注意!通过阉割而受到惩罚的威胁并且这焦虑被激发出来,这些都是被幻想出来的威胁和焦虑。的确,一个男孩可以干蠢事、犯错误,并且害怕责备和惩罚,但是幻想着阉割惩罚而来的焦虑,这些就是无意识的结果。清楚地来讲:阉割情结焦虑并没有被男孩们感觉到,它存在于无意识中。这一点至关重要。

 

焦虑的幻想有三个变化,可以理解为三个快乐的幻想的对立面。

 

1)快乐幻想:占有母亲父亲是一个禁止者、指责者,父亲被害怕着

如果快乐幻想是咬他的母亲或者和她有个孩子,即所谓的占有大他者(母亲):阉割情结的威胁则负担在主体身上最珍贵的阴茎——石祖,就是说在身体的这一部分做最多的投资。这里,威胁的施动者,父亲,他作为禁止人,对孩子强调着乱伦禁忌这个律法:“你不可以拥有你的母亲,也不可能给她一个孩子!”同时,他这样告诉母亲,恳请获得这样的确认:“你不可能用乳房让你的孩子重新回来与你合一。”

2)快乐的幻想:占有父亲父亲是一个引诱者,父亲被欲求又被害怕着

如果这个快乐幻想是一个诱惑的幻想,这就是说被大他者(父亲)占有:更确切地说,把自己呈现给父亲,阉割情结焦虑同样承担在石祖上,但是这一次对于如同雄性象征的考虑,更少着虑如同可断裂的延伸部位。这里,威胁的施动者不是父亲作为禁止人而是父亲作为诱惑人:父亲是一个男孩渴望爱恋的人,但是他却害怕距离太远且害怕被父亲虐待在这种情况下,焦虑的问题并非是害怕失去他的阴茎一石祖,而是害怕变成父亲的女性客体,失去他的雄性特征。“我害怕被我的父亲性虐待并且失去我的雄性特征。”我坚持这样说,通过父亲和害怕被虐待所产生的焦虑,其在男孩身上的诱惑幻想,是一个原始的幻想,这些在对男性神经症患者的分析治疗中可以定位出来。

3)快乐的幻想:父亲作为一个竞争对手,父亲被恨又被害怕着:

如果这个快乐幻想是幻想着父亲作为竞争对手要被排斥:那么阉割情结的威胁就集中在阴茎—石祖上,即被认为是身体露出的那一部分。这里,威胁的施动者,是被憎恨的父亲,这个被憎恨的父亲恫吓着孩子,从而停止其忤逆弑父的冲击。

 

这就是阉割情结焦虑幻想的三个变化。在第一个幻想中父亲是一个令其害怕的禁止者;在第二个幻想中,父亲是一个令其害怕的施虐者;而在第三个幻想中,父亲是一个令其害怕的对手。在上述所有情况下,威胁的施动者是父亲,并且被威胁的客体是阴茎一石祖,或者它的衍生物,即雄性特征

 

第二篇 女孩的俄狄浦斯期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精神分析最关键的概念p57

 

前俄狄浦斯 情结时期

"我4岁。我感觉到阴蒂的兴奋。 → 我有石祖,我为此骄做并且相信自己有全能的力量 → 一切都像个男孩,我渴望拥有我的母亲。"

女孩像个 男孩

孤独期

 → 在一个完全裸体的小男孩面前,我发现我没有石祖 → 我痛苦地感到被剥夺了 → 我证实母亲也被剥夺了石祖 → 曾经使我相信我们两个都有石祖而谴责母亲 → 她欺骗了我 → 可恨啊,我放弃母亲 → 现在,我觉得孤独并且耻辱。我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 我嫉妒男孩。

女孩感到 孤独和耻 辱

俄狄浦斯情 结期

 → 我现在把方向转向了我的父亲石祖伟大的拥有者 → 完全的嫉妒和羡慕,我要求他把石祖给我 → 他拒绝了我 → 我明白我永远也不会拥有它。 → 我要求我的父亲给我安慰 → 我的渴望转变成为欲望。我不再想拥有父亲的石祖,我想成为这个石祖;我想变成我父亲的挚爱 → 因此,我使自己和母亲同一化,成为被人渴望的女人并以此作为女性特质的标准 → 我欲求被父亲占有

女孩欲求 父亲

俄狄浦斯情 结的解决

 → 我的父亲拒绝了我 → 我对父亲去性化,但是混杂入了他个人 → 渐渐地,我变成了女人并且对我爱的男人付出 → 我停止参照传说中的石祖评估我的性器官并且认识到了阴道、子官以及为我的伴侣生个小孩的欲望。

女人欲求 男人

 

 

前俄狄浦斯情结时期:女孩如一个男孩

 

4岁的男孩存在着三种乱伦的欲望:那就是占有欲望被占有的欲望以及消大他者的欲望。而对于同龄女孩来说,她仅仅只是开始于这样一个单独的乱伦欲望:那就是占有母亲,接下来被父亲占有

所以在俄狄浦斯情结开始时,首先是性化母亲,(她在面对母亲时采用了与男孩一样相同的姿态,她相信自己也持有石祖,为此骄傲并且相信自己有全能的力量,渴望拥有母亲)从而能接下来继续性化父亲。弗洛伊德称之为“前俄狄浦斯情结的阶段

 

1)占有母亲的欲望,并且她对母亲扮演主动的性欲角色:

这一切都和男孩子一样,比如她觉得幸福、强大并且骄傲;比如她是好奇的,有时候也是窥视者、裸露的癖好者并且有攻击性。总之,在这个时期,小女孩因为占有母亲的乱伦欲望而生机勃勃,为她拥有的一切而欣喜若狂,并且采用纯粹的雄性相似者这一身份,让她看起来像个男孩。

 

男孩和女孩之间,对于脱离俄狄浦斯情结的速度是不对称的。男孩同时对他的双亲去性化,其方式迅速而唐突,而作为女孩,她的去性化始于母亲,然后接下来,非常缓慢地在性欲上超脱并疏离父亲。男孩放弃俄狄浦斯情结只需“一日”,女孩则需要许多年。可以这样说,男孩可以一下变成男子汉、变得爷们,而女孩成为女人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神经症问题是在成人时,倒退回俄狄浦斯情结的这一痛苦回归。这就是说在儿童时期,谁曾作为相同性别的父母一方的性诱惑。

女性神经症发病非常容易始于和自己母亲的关系,且男人的神经症发病非常容易始于同父亲的关系。

男性神经症通常是男孩对父亲感情固化的结果,而女性,是女儿对母亲情感固化的结果。

孤独时期:女孩感到孤独与羞辱挫败

男孩通过观察发现女性身体没有阴茎而为此感到焦虑,作为同样的道理,女孩对于她和那些男孩的性器官,采用了不同的观察角度。小女孩即刻产生反应,她没有拥有与男孩相同的延伸部分并为此感到失望,在此之前,她相信阴道和阴蒂带来的快感并且增强了她有全能力量的感觉。但是现在她看到阴茎,她开始怀疑自己的那些感觉,巨大的幻想轰然崩塌,“真爱的阴茎被剥夺”小女孩痛苦的觉察到被剥夺感,我们称之为“剥夺的幻想”。

当男孩活在害怕失去的焦虑中时,女孩则活在已经失去的痛苦中;当男孩畏惧阉割之时,小女孩却为剥夺而哀叹。

 

2)被剥夺的痛苦,此时女孩孤单并受着折磨,采取对抗男性的姿态(p134)

小女孩发现男孩身上有阴茎——石祖,但是她没有。她痛苦,感到自爱与自尊受到了伤害并且要求得到偿还,渴求着想要它回来:“我想要这个石祖装在我身上,并且如果我有它,哪怕冒险从男孩身上拔下来给我!”她这样喊道。这个追讨良好地表现了耻辱的痛苦自动降级,成为对持有石祖狂热的妒忌。精神分析称之为“羡慕阴茎/嫉羡石祖”,这样更合适的强调了女孩并不是羡慕嫉妒男孩的阴茎器官,而是把它当做力量的象征符号这在孩子看来是肉体化具象的力量。阴茎并非使其感兴趣,甚至有时还令她们讨厌;令女孩感兴趣并激动的,使她们的猜想——这个东西提供了力量并且这个力量让他们感到嫉妒羡慕

而且,嫉妒不同于欲望,羡慕也不是欲望,一个嫉妒并羡慕石祖,另一个是欲求男人的阴茎。小女孩嫉妒且羡慕的是石祖,而欲求阴茎是成熟以后自身的性欲冲动

俄狄浦斯情结时期:女孩欲求她的父亲

受伤的小女孩总是充斥着嫉妒,为了获得安慰和自我逃避,她转向了父亲,想要父亲的力量和能力,她想要变得跟父亲一样强大,挥舞着石祖,成为世上万物心的女主人。

父亲拒绝了女儿女儿明白,自己永远不会拥有石祖,那自己不能拥有石祖。小女孩希望能得到父亲的安慰,渴望转变成欲望,我不再想拥有石祖,但可以成为“石祖”,成为父亲的石祖,成为父亲的挚爱——被父亲占有的乱伦欲望

当小女孩成为了嫉妒者时,她就采用了雄性的姿态。而现在她是一个欲望者,就进入了女性的姿态。对于羡慕男性的感觉,继之而来的是被父亲占有的女性欲望。

这也是小女孩对父亲的性化,是她幻想中的主角,事实上女孩因此进入了俄狄浦斯情结

 

3)被父亲占有的乱伦欲望:

当小女孩成为了妒嫉者时,她就采用了雄性的姿态。而现在她是一个欲望者,就进入了女性的姿态。对于羡慕男性的感觉,继之而来的是被父亲占有的女性欲望。

 

小女孩爱着父亲,排斥、诋毁母亲,但发现父亲喜欢的是妈妈,而且妈妈散发着女性魅力,深深地被父亲吸引,小女孩自然而然地就会靠近、学习妈妈诱惑男人的艺术,并与之同一化,更准确地说,小女孩想要获得像她妈妈那样般讨人喜欢并且被她的伴侣疼爱

一旦完成了这个首要的同一化(认同行为),即女孩完成了认同自己欲望中的母亲,那么此时,她已经成为了一个被男人疼爱的女人,并且为他生儿育女。

俄狄浦斯情结的解决办法:女人欲求男人

父亲拒绝给予女儿石祖,同时也拒绝乱伦性地占有女儿,小女孩感到失望,放弃幻想中的父亲,通过对真实父亲的同一化将其结束,她将“父亲”掺入了自我中,例如一些姿态、举止、欲望、道德观、价值观等。她是“父亲完全相似的画像”。识别了男性表达方式后与母亲的女性表达行为进行同一化,渐渐的小女孩变成了女人,作为女性去生活,去寻找伴侣

通过精神分析理论和我从患者那里听到的内容,通过这两者激发灵感后而制造的剧情。我曾想戏剧化我直观的感觉——女孩不同于男孩,通过此起彼伏对爱的饥渴和她逐渐增强的俄狄浦斯情结显示其活力:“给我!带走我!我要吞噬你!”伴随着欲望不可抵抗的愈演愈烈,是所有女性特质的本质。

女人最女性的特征总有父亲的影子

我想要在这个论题上稍作停留:女孩对于父亲这个人的同一化和认同。从临床的观点来看,诸位无法想象,被幻想出来的父亲对于一位女性的人生是多么的重要。

请一定要问问以下这两点:

第一点,是我已经多次强调的重要线索,在通常的冲突,女孩对于父母中的同性建立了怎样的枢纽关系,也就是母女关系;

第二点,诸位要问问在她身上,父亲的影子是什么。

是的!一个女人总是被父亲所影响。女人会无意识地采用父亲那样的风范托着自己的头——这非常常见到。毋庸置疑,被幻想出来的父亲在女性的人生中占据了中心地位。

第三篇 关于俄狄浦斯情结的问答

您总是说,一个精神分析概念是对一个问题的回答。那么怎样的问题引发了俄狄浦斯倾计?

那么俄狄浦斯情结到底是要解决怎样的问题?

对于我俄狄浦斯情结回答了两个问题:如何构建出男人或女人性的同一化;以及一个人是怎样变成神经症患者的。所以,解决俄狄浦斯情结的问题,就是解决那些成人性欲起源的问题,除此以外,还有我们大部分神经症痛苦的起源。这两个问题——性欲和神经症,是如此的紧密叠加在一起,可以说神经症的产生是由于婴幼儿时期性欲的混乱、过度发展或者被抑制造成的,导致患者在成年后发病。

 

我们可以回顾诸位最初的提问:俄狄浦斯情结究竟能解决什么问题?

俄狄浦斯情结是一个诱惑的幻想,是所有男人和女人性同一化的基础:一个快乐却又焦虑的幻想。习惯上而言,这个幻想通过孩子实施新陈代谢,但是可以产生快乐、焦虑或者痛苦,这些是创伤性的并且难以被压抑,也就是说之前的情绪经历,通过俄狄浦斯式的孩子在诱惑的形式下,是如此的猛烈,其活跃性保留下来并且在成年时激发某一种神经症。俄狄浦斯式幻想并非就这样被清除,它仍然保留致病性,使其处在意识水平,同时又重复地、强制性地且自动地表露在神经症患者的生活中。

 

 

对于男孩而言,您是否可以重新解释一下“反向的俄狄浦斯情结”

反向俄狄浦斯情结是孩子对于同性别的父母方的性诱惑。关于男性的俄狄浦斯情结习惯上而言,男孩煽起情欲的依恋对待母亲而使用记恨的敌意对待父亲。然而往往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男性的俄狄浦斯情结并非是围绕儿子与母亲的欲望关系,而是儿子与当作性伴侣的父亲之间的欲望关系。是的,在儿子的脑海里,父亲也是一个性伴侣。这被称为“反向的俄狄浦斯情结”。为什么会这样构造?作为回答,我要为诸位说明男孩俄狄浦斯情结中包含的三幕剧本。这样的俄狄浦斯情结实际上是为了活得快乐的结果,通过希腊式的悲剧突出我们是什么。这个技巧引领我不仅仅作为另一种方式能够使诸位回忆起俄狄浦斯式生动的基本要点,更是要深入地理解,相比母亲而言更常见的男性俄狄浦斯情结的主角是父亲。

让我们来看看这悲剧的三幕剧本吧。

第一幕(P71)前俄狄浦斯期,包括女孩和男孩。拉开帷幕,所有的角色一起登台: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一位母亲,一位父亲,同时还有一切在这个星球上居住的人类。诸位想象一下,这一幕人非常多,对于每个人的世界,从这两个孩子的眼睛来看,力量主宰者的表象是可视的身体特征符号:阴茎。在男孩和女孩的脑海中,所有人都拥有阴茎,或者更恰当地说,所有人都通过阴茎享有了被表现出的力量。弗洛伊德命名了这个俄狄浦斯情结的开幕——普遍拥有石祖的前提。此刻支配在孩子身上的,是他们着魔般地相信,所有人普遍都是有着一根卓越的阴茎的持有者。我在此要立刻修正,应该替换“卓越的阴茎”这个表达,并使用“石祖”来替代它。

第二幕(P74)俄狄浦斯期,是父亲而非母亲作为男孩俄狄浦斯情结的主角。这是有理论前提的。通常意义上幻想石祖的错觉一直占据着脑海,男孩建立了两个基本的感情关系:一个关系是渴求母亲并把母亲当作一个性的客体,第二个关系,即爱着父亲,把父亲当作一个模仿的榜样。小男孩把父亲当作一个理想对象,他想要与之相似。简而言之,对母亲的关系——性的客体——对男孩没有别的只是欲望的欲念,然而对于父亲的关系——理想的客体——是基于爱的感觉。这两个心理运动,对母亲的欲望和对父亲的爱,弗洛伊德会这么讲,“彼此相互接近,通过相识而结束,而这感觉上的相识产生的结果正是正常的俄狄浦斯情结。”我换句话说将其翻译一下:对于男孩,正常的俄狄浦斯情结意味着渴望其母并似如其父

但是现在进入第三幕(P75)反向俄狄浦斯期。突然,小男孩被一个强有力的敌人震慑,他挡住了通向妈妈的路。通过这个比他强大的竞争对手孩子感受到了威胁。在这个糟糕状态下的焦虑——阉割情结焦虑产生的作用下——小男孩将最终放弃拥有母亲的欲望和消除父亲的企图然而,这触发了戏剧性的变化!一个出乎意料的颠倒情况继之而来有了阉割情结的威胁却没有看中任何一个客体,男孩突然转向了他的父亲并且寻思着:“何不换一个伴儿呢?他怎么样?代替满足我拥有一个女人的欲望”,他自语道,“我能够使他满意,伴随着对等的快乐,让我被一个强大的雄壮的男人所拥有。”这是怎么一回事?完全倒戈了嘛!理想的标准激发了爱慕且竞争对手引起了他的害怕,如此的父亲对于男孩而言,变成了一个存在的生命体兴奋了他的欲望。从前,父亲是那个他想要成为的存在,是个理想标准;现在,父亲是他想要为自己拥有的人。因此,往往一个小男孩对来自特别严厉的父亲产生的阉割情结威胁,他的反应是把自己重合在一个女性的位置上,并将自己置之于此从而替代了一个顺从听话的女性——父亲欲望的客体。这里就是我构思的反向俄狄浦斯情结非常有用的表述却少有人很好地理解。反向俄狄浦斯情结,对于理解男性神经症的原发性十分重要,它构成了小男孩面对父亲时感觉的根源性转变:父亲——被慕求、被仇恨、被畏惧的客体——在孩子的眼光中他的出现可能正如一个孩子想要把自己交托出去的性伴侣。拥有母亲的欲望调转成了被父亲拥有的欲望;而排斥父亲的欲望调转成了被引诱朝向父亲的欲望。这就是男性俄狄浦斯情结组态的两个经典颠倒。同时,父亲在小男孩眼中有四个不同的样子:如一个理想标准被爱,如一个竞争对手被仇恨、被畏惧,以及如一个想把自己交托出去的性伴侣被欲求。在这四个行动中:对父亲的爱、恨、怕以及欲求,尤其是欲求:我如此地再三强调,正是因为在将来,它对于年轻男子的性同一化方式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是请注意!这并非是说男孩欲求了父亲就生硬地认为将来他会成为同性恋或者神经症患者。只不过一旦成人后,他将印刻着一些奇特的偏爱并且有一些过分敏感的考究,并非如此就要遭受神经症困扰。总之,这就是我的讨论要点:男性神经症最常见于通过反向俄狄浦斯情结被激发,它凝结成了一个扰人的幻想神经症患者的问题往往总是和父母同性别的一方斗争的冲突关系有关

对于男孩的俄狄浦斯情结最后得出一个推论:这些来自父亲的显著行为——如理想标准而被爱,如竞争对手而被恨并被畏惧,以及如一个性欲客体被欲求——这将定义年轻男孩的正常超我。因此,超我是一个结果:在自我中,从这四个方面对待父亲而产生的混合物。这多亏了这个内摄性认同:因为这些不同的感觉,孩子终于开始脱离了实存的父亲;当小男孩面对父亲时,有些东西在内心中的布局已经改变。他脱离了真实的父亲却在自我中保留了这些——往往当超我形态激励他去获得一个理想时;时而痛心并害怕承认错误而面对处罚时有时候实现了一个欲望而兴奋时……正是这一切,都有利于促进面对社会活动时而诞生必要的羞耻感。

您刚才为我们展示了男孩的俄狄浦斯情结,那么女孩呢?

女性的俄狄浦斯情结剧本则迥然不同。回忆一下,在第一幕俄狄浦斯式悲剧中,这个时期对于男孩,石祖作为普遍所有物的前提是:大家都是石祖的持有者且正因如此,大家都是强大的!但是女孩却不同于男孩,其存在一个俄狄浦斯情结的“前史”和一种“后史”,男性俄狄浦斯情结则没有这个。

前史-前俄狄浦斯情结时期,女孩处于男性姿态,欲求母亲作为一个性欲客体

女性俄狄浦斯情结的前史建立了母亲和女儿非常狭隘的关系。在突发石祖期之前,在乳房哺乳的那一刻,母亲对女儿的出现如同一个欲望客体,但是更似一个使其萌生自爱欲并供给她力量的客体。也可以说,母亲对于小女孩承担了石祖的位置。在女性俄狄浦斯情结的黎明之际,正如男孩那样,小女孩的欲望客体,首先是乳房,即刻伴随着断奶期,是母亲这个“人”;支配激发性欲的区域是嘴唇。在口欲期,母亲的乳房代表着最温柔的石祖。我们通过增加另一个女性俄狄浦斯情结的基本要素使其完整。伴随着断奶期,小女孩对母亲已经尝试到一个苦涩的回馈感觉,就是母亲刚刚剥夺了她吮吸乳头的快乐。失去乳房在哺乳期女婴身上激发出一种敌视,不久后就会在她自身的石祖期产生反应。请注意这个被断奶期激发的苦涩,据弗洛伊德所说,这在男孩身上更加平静和谐。

后史-俄狄浦斯情结时期,此时女孩处于欲求“被父亲拥有”的女性欲望状态

然后,小女孩的石祖将不再通过母亲作为乱伦客体来表述,而是归因为父亲的力量。女性俄狄浦斯情结在女孩的这一刻到达顶峰:即已具备了和母亲分开的经历,同时准备欲求父亲,之后放弃父亲,却内摄了父亲的那些价值以及他的行为方式与轨迹,最终,年轻的女人寻找到一个男性伴侣并将父母取而代之。

中史-我称为“剥夺的痛苦”阶段,这个阶段中女孩是孤独的,她感受到折磨并且嫉妒着男孩(p134)

在弗洛伊德提出的两个阶段之间,我插入了一个中间阶段,此时女孩孤单并受着折磨,采取对抗式的男性姿态。

男性俄狄浦斯情结首要感觉是焦虑和欲望,女性的俄狄浦斯情结则主要是欲望、痛苦和嫉羡;

如果男性俄狄浦斯情结的首要感觉是焦虑欲望,那女性的俄狄浦斯情结则主要是欲望、痛苦嫉羡。然而,我们在一位成年女性身上辨认出了典型的焦虑。其涉及一个非常独特的焦虑,弗洛伊德也仅仅只是在他后期的工作中察觉到。在分析工作中女性焦虑往往被遗忘,因为人们都过多地倾向于考虑那些焦虑是保留在男孩身上有区别特色的表达方式与行为轨迹,而女孩则主要是嫉羡或者仇恨。在临床上,我们往往观察到一个女性特有的焦虑,这是失去爱的焦虑——失去了自己献身过的爱人。在女性身上,从来没有找到爱与失去已获得的爱,这两者产生的恐惧并不等同。对于女人,石祖本身就是爱,此珍爱之物绝不可少!

 

 

第四篇 普通神经症与病态神经症

普通神经症是由于俄狄浦斯情结被不良压抑的结果;

病态神经症是由创伤俄狄浦斯情结造成的。

 

什么是神经症?

本书认为或者精神分析理论认为,是通过爱、恨以及害怕这些基础情感,对我们所爱与所依赖的人的乱伦欲望,这些产生的矛盾而共存的感觉激发的精神痛苦就是神经症。

而且俄狄浦斯情结本身就是一种神经症,是一个独立个体生命首次健康的神经症;第二次神经症是在青春发育期的骤变中,孩子的自我还没有办法阻滞激昂狂热的欲望涌现;

 

普通神经症与病态神经症的区别

普通神经症:这是和我们发自内心所爱的那些生命之间产生的冲突,因为我们总是持续并强烈地欲求他们。是俄狄浦斯式父母不完全去性化的一种结果。没有被良好压抑住的快乐及焦虑的婴儿幻想,总是保留了它们的致病性,并且造就了任何一个人每天的神经症。(说人话就是我们不可避免的残留儿童期幻想,导致了我们的内心冲突,这是在成长过程中避免不了的经历)

病态神经症:表现出主体在病态且纳西索斯式(自恋/只爱自己)的孤独中。这个痛苦,可以是恐惧的、强迫的或者歇斯底里的,比起俄狄浦斯式幻想的不完全压抑,这是由更加严重的因素激发的。

 

其涉及俄狄浦斯情结大部分的时期中突如其来的独特创伤。这是什么创伤?

①被禁忌者父亲阉割的焦虑(被抛弃) → 恐惧性神经症

首先,这是一个想象的或者真实存在的遗弃(的幻想),一个巨大的绝望打击了孩子。关于“遗弃”这个婴幼儿幻想却让恐惧在成人的身上有了一席之地。

②被诱惑者父亲阉割的焦虑(被愚弄) → 歇斯底里性神经症

孩子体验着同他们依赖的成年人过多的肉欲接触时,一个令人窒息而强烈的快乐。这个内容为诱惑的幻想,给了歇斯底里症(癔症或分离转换性障碍一席之地。涉及放弃而造成的绝望,通过虐待而产生的耻辱,或者因诱惑而产生的窒息,我们总是在最病态的方式下存在着阉割焦虑,其近乎于阉割恐惧。

③被情敌父亲阉割的焦虑(被虐待) → 强迫性神经症

那些想象的或真实存在的虐待,使孩子遭受了一个痛苦的耻辱。虐待和耻辱的幻想给了强迫症一席之地。

 

有时候孩子遭受的这些俄狄浦斯式创伤并非是他们自身经历的,而是父母的创伤性冲击的无意识焦虑传播给了孩子。

最后,无论是男人与女人的神经症,都往往是双亲中性别相同一方作为主角的场景中固化的一幕。当俄狄浦斯情结不甚坚定或者为创伤性时,产生的最常见的结果就是在男孩和父亲之间或女孩和母亲之间存在婴幼儿的冲突并因此而产生神经症。

成年人的神经症总是一个关于“相同”而产生的病理,是一个纳西索斯主义(自爱欲)的疾病

 

在女性神经症的形态下,创伤性俄狄浦斯情结的再度激活:性厌恶、雄性气概情结以及被抛弃的焦虑。

通常而言,大多数人(不仅仅是女人)的一生多多少少都会持续保留着久远的俄狄浦斯情结式冲突。

 

对于女性最常见的:就是对石祖的嫉妒和渴望:

①拥有石祖的嫉羡,歇斯底里的性厌恶:歇斯底里的性厌恶表现,我没有石祖,但我觉得现在很好。

在歇斯底里(癔症/分离转换性障碍)的情况下,女人持续地相信,像这种小女孩,不值得她感兴趣、也不值得爱,因为她屈从于尖刻而悲哀的命运。在这气恼的女人身上产生了一种活泼而灵敏的厌恶,一种巨大的孤独笼罩并隔绝两性间的性欲;

②拥有石祖的嫉羡,雄性气概情结:通过“雄性气概情结”的性格障碍姿态来表现,我拥有石祖,并且我要炫耀。

在雄性气概情结的情况下正好相反,代替了“相信下面被阉割”,女人反而没有什么根据和理由相信,他们装备上了石祖。替代了“自以为被阉割”,她自信有“全能的力量”她挥舞着石祖,彰显着在这种郑地有声的挑战姿态下,用雄性气概的行为表现出比男人更加雄健阳刚。这个雄性气概情结诸多类型中的一种,就是通过同性恋这种方式来表现

 

还有另一种俄狄浦斯式的类型,就是一种女性自身特有的焦虑,怕被抛弃的焦虑:

焦虑在男性位置上占优势,而在女性的位置上,剥夺造成的痛苦却具有显著特征;

③被父亲拥有的欲望,被抛弃的焦虑:在女性身上表现为被所爱的男人抛弃而产生的害怕;

被爱的欲望被保护的欲望在女性无意识中是如此强大,年轻的女士,无论如何都要在她和伴侣之间建立坚固的契约,并总是害怕着来自伴侣的爱被剥夺。即便是最微小的冲突,她也会怀疑并猜测她的朋友想要夺其所爱。

小女孩,曾被母亲欺弄而希望落空,现在成年了,她要当心男人。她害怕失去那些极度想把握的一切:爱、爱带来的欢乐、被爱以及感觉到被保护。

 

对于男人,石祖是力量;对于女人,石祖是爱情。男人是为了捍卫他的雄性特征而焦虑的生物,女人就是纠缠在被抛弃的烦恼中而生活着。对于焦虑的女性,爱情是一个脆弱的结果,要不断地再度征服,并且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巩固。(见图5和图8)

 

 

关于第五篇俄狄浦斯情结症候群及第六篇,建议认真反复阅读,均是重点;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
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网站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您可在微信中搜索微信号「qy1879」或扫描左方二维码获得“暗号”哦!更多资讯等待你了解。

标签:#笔记集#精神分析#读书笔记#经典精神分析

相关文章

心理咨询

电话咨询
心理辅导